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男生吃女生的两个葡萄: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南山墓园

天灰蒙蒙的,空气却是十分的干燥,似乎即将有一场大暴雨的来临。

“妈咪,我来看您了。”

苏悠然将陈芳芳生前喜欢的百合花放在了墓碑前。回国后,她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此时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氤氲在眼底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卸下所有的伪装,放下所有的坚强。

“妈咪,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绝对不会相信你会背叛爹地。”

她的妈咪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爱她的爹地,所以她是绝对不会相信,她的妈咪会做出那种事情。

似乎老天爷都在为她哭泣,天空中突然电闪雷鸣,暴雨倾下。

豆大的雨水打落在她的身上,洗涤着她的心灵,雨水夹杂着泪水不断的往下流……

不远处,厉天昊目视着这一切,今天是他母亲杨青青的祭日,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这个世界似乎很小,小到似乎随处都有她的身影。

“厉少,下雨了,回去吧。”

洛克撑着雨伞小跑着过来,厉天昊却是接过了他手中的雨伞,走向了苏悠然。

“厉少,您去哪里?”

苏悠然沉浸在悲伤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厉天昊的到来,直到感觉到雨似乎停了下来,她才抬起头,模模糊糊的看着正为她挡风遮雨的厉天昊。

为何每次她狼狈不堪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呢?

她站起了身,四目相对,彼此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的倔强令他心疼,纤细的手指拂过她的脸颊,透着冰冰凉的触感。

她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手心的空荡荡仿佛令他的心也一下子被掏空了一般。

那深邃的目光像是漩涡一般,将她卷入了其中,她的心猛然一颤,慌乱的转过身,刚要逃离,一只厚实却温热的大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她转过了身,惊讶的看着他。

“你的全身都湿透了,跟我走。”

她在他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而她似乎像是着了魔魇一般,竟点了点头。

她跟着他回到了景园,来到了他的房内,房间里依然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甚是好闻。

“你的全身都湿透了,去洗个澡,把湿衣服都换下来。”他的手里拿着她的衣服,似看穿她的疑惑,又说道:“这是你上次留下的衣服。”

说起上次,苏悠然又想起了,是面前这个男人替她洗澡,换了衣服。

她的脸刷的一红,赶紧接过了厉天昊手中的衣服,跑进了浴室之中。

看到她窘迫的模样,他的脸上难得出现一抹笑意。

原本心情糟糕的他,在她的出现后,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苏悠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头发还未干,一根根的秀发粘合在了一起,水珠顺着发梢不断地往下滴落。

“不把头发擦干,很容易感冒的。”

说话间,他拿着白色的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她的头发,目光却是扫过她的眼,她的鼻,她那如玫瑰娇艳般的红唇。

那性感的喉结上下蠕动着,呼吸似一下子变得急促了起来。

感受那炽热的目光,她变得有些不自然,夺过了他手中的毛巾。“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转过了身,轻轻的擦拭着头发,心却是无法再平静下来。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了起来,沉闷的令人压抑。

“要不要一起喝点酒,为了我们各自思念的人……”

他在思念着她的母亲,而她也在思念着她的母亲……

“好!”

“为了我们各自思念的人,干杯。”

原本心情就很糟糕的苏悠然,用酒精麻痹着自己,天知道她是多么的思念着她的母亲。

一杯接着一杯的红酒,她的眼神变得迷离,看着红酒杯,杯中仿佛出现好几个她。她对着红酒杯,一阵的傻笑。“你快看耶,杯子里有好多个我耶。”

眼角溢出两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两旁不断地滑落……

纤细的手指拂过她眼角的泪水,他的心隐隐作痛。

“喝,我们继续喝。”

“你喝醉了,不许再喝了。”

厉天昊夺过她手中的红酒杯,他不想她喝太多的酒,而伤了身体。

“给我,把酒还给我。”她踉跄着起身,身子一个不稳,却是将他扑倒在地。

四目相对,她扑闪着大眼睛,纤细的手指却是拂过他的脸颊,一阵的傻笑。“帅哥,让本小姐我好好的疼疼你。”

那一阵阵的热气倾吐在他的脸上,他的心已经醉了,握住了那轻抚着他脸颊的手。“那你该怎么疼我呢?”

“当然是……”

话音未落,四片唇瓣的紧紧地贴在了一起,他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随之一个侧翻身,他反将她压在身下,眼底早已经充斥着一股嗜血的光芒。

她对着他依旧是傻笑着,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下一秒,四片唇瓣再次贴合在了一起……

两具身躯在地上翻滚着,翻云覆雨,空气中透着一股浓浓的萎靡气息……

翌日

意大利玫瑰大床上,苏悠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的全身似被火车碾压般的又酸又痛。

她伸展着身躯,却是碰到了一个温热的物体。她的心猛然一颤,扭过了头,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神赐般的脸。

“啊……”

她大声尖叫着,随之一个枕头狠狠地砸向了厉天昊。

厉天昊睁开了眼睛,似乎还未睡醒,睡眼朦胧的看着惊慌失措的苏悠然。“怎么了,亲爱的。”

“谁是你亲爱的,昨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悠然紧紧地抱着被子,对于昨晚她只记得跟面前的男人一起喝了酒,至于之后的,她就全无印象了。

厉天昊突然凑向苏悠然,双手托着床,将她压在身下,邪魅的勾了勾嘴角。“亲爱的,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所以你必须要对我负责。”

“啊,无耻,下流……”

苏悠然推开了厉天昊,裹着被子拿起了散落在地的衣服,跑进了浴室之中。

在镜子中,她看到了自己全身都种满了草莓,她发狂又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

厉天昊已经穿好了衣服,这时浴室的门打开了,他看到苏悠然一脸的怒意的走向了他。

“昨晚的事,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若是敢将昨晚的事说出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厉天昊拉住了她的手,一用力,将她禁锢在怀中。“亲爱的,穿上衣服就这么快不认账了。”

她的脸贴在那温热的胸膛上,感受着那强烈的心跳声,让她的心也跳的很快了。

事情不应该发展成这样!

突然她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腕,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她挣脱开了他的怀抱,像是一只脚底抹油的兔子,一下子就溜走了。

看着手臂上的牙齿印,他的嘴角却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果然是一只小野猫,不过这辈子只能是他的小野猫!

苏悠然徘徊在药店门口,却是始终不敢进去。不进去吧,就怕会怀孕,可是进去吧,她又觉得不好意思,左右为难之下,她还是决定进去,这万一怀孕了,不是更糟糕。

“给我一盒避孕药。”她似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要紧急避孕的。”

“小姐,您的避孕药,二十块钱。”

她快速的接过了避孕药,并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不用找了。”

现在的她只想快速的离开这里。

似乎是跑的太急,她刚跑出药店门口就撞到了一个人,手中的避孕药也掉落在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她连忙道歉,还未抬起头,耳边便传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悠然,怎么是你?”

“丹丹……”

苏悠然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里碰到赵丹。

“悠然,你的东西掉了,我帮你捡。”

还来不及苏悠然阻止,赵丹已经弯下了腰,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避孕药。

“悠然,这是什么……避孕药?”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正捂着脸的苏悠然。“悠然,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悠然放下了手,一脸无奈的挽住了赵丹的手臂。“丹丹,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找个地方再说。”

……

“悠然,你说你睡了那个三番四次救你的男人?”

赵丹显得很是兴奋,苏悠然却是吓得赶紧捂住了她的嘴。“丹丹,你小声点,别人听到了可不好。”

赵丹挪开了苏悠然的手,“悠然,咋们都是成年人了,怕什么,不过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他啊?”

“见什么见,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

苏悠然其实是一个很保守的人,她只想将所有的美好,都给他未来的丈夫。

可是如今……

一想到她连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就失了贞操,很是懊恼。

“悠然,你快看,那个男人好帅啊。”赵丹突然激动的拉住了苏悠然的手。

不仅是她,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刚走进咖啡屋的厉天昊。

厉天昊那绝世的容颜,几乎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一阵的骚动。

“是他,竟然是他。”

真是越不想看到他,他越是出现在她的面前。

“丹丹,我有事,我先走了。”

苏悠然压低着声音,想从后门偷偷的溜走。

欣赏帅哥的赵丹并未察觉到苏悠然的异样,一把拉住了正要溜走的她。“悠然,别走啊,难得遇到惊为天人的美男,就多陪我看看嘛。”

或许是响动有点大,厉天昊发觉了苏悠然的存在。

四目相对,一个是戏虐的,一个是窘迫的。

不好,被发现了,得赶紧跑!

小野猫,想跑啊!

厉天昊戏虐的勾了勾嘴角,然后追向了那只逃跑的小野猫。

“小野猫,昨晚刚睡了我,就这么快翻脸不认人了。”

OMGD,赵丹惊讶的捂住了嘴,她万万没想到苏悠然竟然睡了如此帅气的男人,简直是赚大发了!

“你别胡说八道。”

苏悠然又窘迫,又恼火,一个回旋踢向厉天昊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她的小野猫,生气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两人多少次的交锋了。

厉天昊只守不攻,而这个样子却是让苏悠然更加的生气。

“你别欺人太甚!”

她似乎真的生气了,速度与力量又快又猛了几分。

“我怎么舍得欺负你。”他突然将她推倒在墙上,双手托着墙,将她禁锢在其中。“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欺负你。”

“太帅了,实在是太帅了……”

一旁的赵丹,眼冒心形,俨然一副花痴的模样,他已经自动战队厉天昊。

而远远注视着的洛克却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BOSS变了,咋变得这么的猥琐呢?

这边眼冒心形连连叹气,那边‘打情骂俏,暧昧十足’。

“你无耻!”

“是,我只对你无耻。”

“你混蛋!”

“是,我只对你混蛋!”

“你下流。”

“是,我只对你下流。”

“你……”

苏悠然欲哭无泪,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极品男。

老天爷,谁来救救她啊!

“怎么,没话说了?”迷人削尖的下巴缓缓地滑落,一阵阵的热气倾吐在她的脸上。

苏悠然直视着他的目光,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面对了。“说,你要多少钱,才肯放过我?”

“钱?”厉天昊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你能给我多少钱?”

她打开钱包,将钱包内所剩的250元,交到了他的手中。“这是250元,就当是嫖资了,我们两不相欠。”

“250?嫖资?”厉天昊浓密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感情他是被她嫖了?

扑哧一声,洛克忍不住笑出了声,250?嫖资?小野猫果然厉害!

趁着厉天昊不备,苏悠然推开了他,然后拉着赵丹拼命的跑。

厉天昊没有上前追,紧握着手中的250。洛克走向了他,脸上依旧掩不住的笑意。

“大名鼎鼎的厉少竟然被人嫖了,嫖资竟然是250!”

一个眼神,洛克乖乖的闭上了嘴。

BOSS,您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另一边,苏悠然就怕厉天昊追上来,拉着赵丹头也不回的跑。

他就像是她的克星,让她手足无措,也无可奈何。

“悠然,别跑了,我好累啊。”

赵丹甩开了苏悠然的手,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待呼吸平稳之后,她才抬起了头。“悠然,你跑什么,我看那帅哥就挺好的,要不你就从了他。”

“丹丹,你说什么呢,我是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查清当年的真相,给我妈咪一个交代。”

“可是悠然,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恐怕有些困难了。”

“不管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坚持下去。”

她的眼里透着坚定,查清当年的真相,给她的母亲一个交代,这是支撑她的唯一信念。

如今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当年跟她母亲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可是事发之后,那男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任由她如何寻找,都找不到。

不过她是不会放弃的,绝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男生吃女生的两个葡萄: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 美妇车内娇喘:地铁上一寸一寸的挤入
  • 男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为什么越往里面顶越舒服
  • 宝贝儿你都湿透了还说不要:甜宠肉H双处
  • bl囚禁铁链锁在床头:艳妇肥臀快速耸动着
  •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