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精灌满小嫩H: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民女沈慕慕,见过摄政王,修明冲撞了王爷,不知王爷可否允许我们将功补过。”

她的声音自带一种娇俏,哪怕正经说话,也让人觉得像是女儿家的娇喃。

骆止晁垂眸。

见沈慕慕一头乌发柔顺的披在双肩,脸颊微红,皮肤粉嫩的吹弹可破。

这会低着头给自己行礼,一小节粉嫩的脖颈从衣领中露出来,胸口因为着急上下起伏着,看着清纯却又有几分诱惑。

“哦?你打算怎么将功补过,口气倒是不小。”骆止晁说的缓慢,让人听不出他的喜怒。

“被伤到的人在哪里,若是我能救好他,便请王爷放了我弟弟。”沈慕慕开口。

虽然事情提前发生了,但好在还

是和前世一样的状况,沈慕慕有把握将那人救好。

沈自仁见沈慕慕竟敢跟骆止晁谈条件,惊了一下,拉住她,慌忙告罪:

“摄政王见笑,她是下官的女儿,下官疏于管教,竟让她这般口出狂言,王爷别听她瞎说。”

沈慕慕简直看够了沈自仁这一副欺软怕硬的模样,正待开口辩解,却听得骆止晁冷笑一声,凉凉的开口:

“沈自仁,轮到你来替本王做决定了么。”

沈自仁虽说是个大学士,但底下的学生千千万万,遍布朝廷的各个职位,连众位皇子都会给几分薄面,却不想就这样被骆止晁当街抹了面子。

而他沈自仁也着实不敢怒更不敢言。

骆止晁不再搭理他,示意人将那受伤的人抬上来。

沈慕慕仗着前世的记忆,知道那人是吓晕了。

所以便立马当街施针,在他的百灵穴、仁汇穴和足三穴迅速扎了一针。

再配以薄荷、桉脑、丁香粉在他鼻头熏,果然没多久,那人便醒过来了。

周围人见状,都纷纷惊叹,一时间周围都是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沈大小姐当真是妙手神医啊,竟然能让人起死回生。”

“那可不是,这个人方才可是都死过去了,竟然几针就能把人救醒,真是厉害啊。”

沈慕慕面色如常的收针放入药箱里,重新来到骆止晁面前:

“民女已经将此人救醒,还望王爷能够绕过弟弟一次。”

上一世她没有护好沈修明,这一世她无论如何也是要保全他的。

她垂眸,嘴唇轻轻抿着

这副模样落在骆止晁的眼里,竟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

沈慕慕垂眸等了好久,见骆止晁依旧没开口,心底一慌,前世她仗着骆止晁的宠爱作威作福,可这一世,骆止晁与她素不相识。

那他便依旧是那个冷酷无情的摄政王。

思及至此,沈慕慕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求王爷饶弟弟一次吧。”

骆止晁原本只是想吓吓她,没真想把沈修明怎么样,见她竟真的给自己跪下了,赶紧缓了缓神色:

“沈小姐医术超群,乃我东岐至宝,小小提议,我怎会不应。”

不知道为什么,骆止晁提到东岐至宝的时候,沈慕慕不由自主地就回想起前世两人相处,做那种夫妻亲昵之事的时候。

骆止晁每每到了动情之处,便唤她宝宝,声音极尽温

柔。

想到这里,沈慕慕脸莫名的就红了起来。

骆止晁见自己都答应她了,她还是跪在地上,一颗小脑袋耷拉着,耳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红红的,看着想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沈小姐跪这么久还不起来,想必是想让本王亲自扶你起来了。”

骆止晁轻笑一声,伸手递到了沈慕慕面前。

抬头看着那一双手,沈慕慕鬼使神差的搭了上去,待感受到那冰凉的触觉之后,才恍惚回神,急忙抽了回来。

她竟让这威风堂堂的摄政王亲自扶起来,她今日定是中了邪了。

骆止晁见她如此慌张,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看来这沈府的水土还不错,将她这一双小手养的娇娇嫩嫩的。

“王爷谬赞了,多谢王爷。”

沈慕慕后退一步,来到了沈自仁的身后,避开了骆止晁的目光。

心中暗恼自己方才的失神,她平日里一贯沉稳,怎么偏偏在骆止晁前面出岔子。

沈自仁见骆止晁果真不追究了,又上前感谢了一番,这才带着一众人回去了。

骆止晁看着那他们离去的方向,捻了捻指尖,眼底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蓝昭今日是完全弄不懂自家主子的所作所为了,一开始让他用针伤了那沈家公子的马,还不准伤到沈家公子。

本以为他是要借故收拾沈家,却不想沈家人来了之后,他又将人放了。

这是咋回事?

想不明白,正准备放弃,蓝昭瞄到自家王爷捻手的动作,心里咯噔一下。他总算是知道哪里反常了,他家王爷何曾亲近过女色。

小说文学

今日竞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万般……那个词应该是调戏?

却说沈慕慕回了沈府之后,顾不上那么多,拉着沈修明便回了院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见他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

沈修明今日亲眼见着她今日独挡一面,救了自己,有些讶异:

“阿姐醒来之后,好像是变了。”

“哪里变了。”

“嗯……变得更疼我了,变得厉害了好多。”沈修明朗朗开口。

沈慕慕轻笑,抬手将他额前的发丝理了一下:

“你以后只要不胡闹,阿姐便能一直护着你。”

沈修明听她这样说,沉默了一下,随即开口:

“阿姐,方才在街上,我不是故意纵马伤人的,是有人惊了我的马。”

沈慕慕见她这样说,眉眼间神色一变,沈修明见她似是不信,急忙伸出掌心来:

“阿姐,不信你看,这个针就是扎在马身上的。”

慕慕伸手将那银针拿来,放鼻尖上嗅了嗅,那银针看似普通,可针尖上却是涂了亢奋散的。

到底是谁呢,沈慕慕想不出谁会对沈修明下手,可却又明摆着不想伤害他的性命。

她想不明白,只能将针收好,伸手拍了拍沈修明的头:“你身上都脏了,先回去收拾一下吧。”

沈修明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梨棠,你替我去药店买几味药草回来。”

待沈修明走了之后,沈慕慕回屋写了一份药单子,让梨棠照着单子去抓药。

“记住,每个药店只拿一样药。”临走,沈慕慕又急忙吩咐了一句。

梨棠纵然不明白原因,可也知道自己主子自从这次醒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再不是之前那样懦弱胆怯,反而沉着睿智了很多,也就没有多问。

梨棠拿了药回来,白若过来帮她规整,却发现那些药草大多是用来治疗梦魇和痛风症的。

白若跟在苏茵身边,自然是懂得一些药理,见状便开口问道;“小姐为何独独准备这些药草。”

“过几天有一场大戏,这些药草会派上用场的。”

沈慕慕说着,便抬眼看向东方,那是皇宫的方向。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不许穿内衣高H:男友总用黄瓜折磨我
  • 车上他揉我奶好爽:性调教室高H学校
  • 精灌满小嫩H: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 调教 羞辱 奶头 惩罚: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
  • 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