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玩各种高龄老妇小说,拔擦拔擦永久华人免费

宁初夏明显在对乔治示好。

  但是乔治并不领情。

  甚至,对宁初夏越渐的排斥。

  宁初夏有一种,讨好乔治,真的去讨好燕衿还要难的感觉。

  乔治就是那种,你做什么似乎对他而言,都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不拒绝不接受,把自己保护得很彻底。

  宁初夏都在想。

  像乔治这样的性格,以后谈恋爱怎么办?!

  真是操碎了老母亲的心。

  今日。

  宁初夏如往常一样,很早就起床了。

  乔治7点钟起床吃早餐。

  她就6点起床,给乔治做早餐。

  乔治都是排斥的。

  就是看到是她做的早餐,就真的筷子都不会动。

  然后就直接,去上学了。

  鉴于此。

  宁初夏只能每天做好早餐之后,让文逸送到

恶奴

餐桌上,而自己回到房间,不让乔治发现。

  乔治才会,误以为是文逸做的,吃了她做的早餐。

  对乔治。

  宁初夏真的是小心翼翼到不行。

  她回到床上。

  燕衿此刻也已经准备起床了。

  在起床前,他会搂着她,亲昵一会儿。

  “乔治的性格像谁?”宁初夏忍不住问道。

  以为像燕衿。

  但是。

  分明又完全不同。

  燕衿……这么骚。

  “

应采儿妈妈

啊!”宁初夏被燕衿咬了一下耳朵。

  两个人在床上就是各种……难以启齿。

  “像我。”燕衿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低语。

  “哪点像你了?!”宁初夏反驳,“乔治比你难讨好太多了。”

  “那是他还没有发现你的好。”

  “我都已经用了洪荒之力了。”宁初夏带着些抱怨。

  对乔治。

  这一个月来。

  就是结婚一个月相处一个月来,比对佩奇还要上心。

  毕竟佩奇小朋友,身心发育很健康,只要陪她玩满足她的需求就好。

  对乔治,真的是用尽心思,依旧,毫无成效。

  “慢慢来。”燕衿安慰。

  说是安慰,还不如说就是在搪塞。

  “还不起床吗?”宁初夏提醒。

  这货现在,起床越来越晚了。

  燕衿搂抱着她的身体,似乎带着些不舍。

  “快起床了。”宁初夏催促。

  她可不想成为了红颜祸水。

  燕衿无奈的笑了笑,“真想和你在床上,天荒地老。”

  宁初夏脸明显有些微红。

  结婚这一个月以来。

  宁初夏真的对燕衿,各种跌破眼镜。

  就是燕衿会说出很多话。

  很多,在宁初夏初印象中,燕衿绝对不可能说的话。

  有时候甚至觉得,说什么一国首领,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分明骚气十足。

  “好了,别闹了。”宁初夏被燕衿抱着,他的嘴唇在她脖子处,真的痒到不行。

  燕衿张开嘴咬了她一口。

  “啊!”宁初夏叫了一声。

  这货属狗的吗?!

  咬完了之后,才满意的从床上起来。

  宁初夏也想起床,被燕衿阻止了。

  “你多睡会儿。”燕衿说。

  宁初夏躺在被窝里面看着燕衿。

  “一天这么辛苦,让自己多休息休息。”燕衿的眼里,都是宠溺。

  宁初夏有些无语。

  她每天在家做咸鱼,有啥好辛苦的。

  就是早上早点起床给乔治做个早饭还不被领情的那种,哪里辛苦了。

  “我说的是晚上。”燕衿补充。

  “……”宁初夏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货开车,总是猝不及防。

  她就这么红着脸蛋,窝在被窝里面,看着燕衿洗漱,换衣服。

  然后每天出门的时候,都会亲吻她。

  亲吻她,依依不舍的离开。

  宁初夏每次看着房门被关过来那一刻,还是会有些不舍的情绪,就是……和燕衿的感情,真的就像暴风雨一样,来得很快,来得很很猛。

  她把自己捂在被子里面。

  嘴唇间,全部都是燕衿的触感。

  也不得不说。

  燕衿这货真的……超强。

  除了生理期,每天都可以。

  有一种,真的被憋疯了的感觉,所以现在在她身上加倍讨回。

  宁初夏修长的大腿,交错。

  好像,都还有余温。

  她脸有些红。

  也在想。

  会不会就怀孕了。

  毕竟这一个月来一直都没有做措施。

  这两天也应该能快到例假了。

  如果没来……

  宁初夏都有些心跳加速了。

  总觉得虽然从来没有和燕衿提起过两个人之间要不要再生孩子的事情。

  在宁初夏的心里,默认的就是,会生。

  而且佩奇每天都吵着要妹妹。

  燕衿也没有反驳。

  她倒是真的很想,在给佩奇生个妹妹。

  宁初夏想着些事情,也睡了一会儿。

  一般都是被佩奇叫醒的。

  佩奇现在一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她的房间,钻进她的被窝,然后用亲吻的方式叫醒她。

  事实上。

  每次佩奇来,她都醒了,不过是不想让小姑娘失望而已,所以每天都和佩奇做着重复的游戏。

  他们会在床上玩一会儿,一起从床上起来。

  然后佩奇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宁初夏的身后寸步不离。

  她抱着佩奇吃早餐。

  文逸似乎有些话要说,欲言又止的。

  “文逸,怎么了?”宁初夏一眼就看出来了。

  文逸忍了忍,“乔治要过生了。”

  宁初夏怔了怔。

  “十岁生日。”文逸说。

  一直都说乔治十岁了。

  结果也不过是,快满十岁而已。

  “要给乔治准备一个生日趴?”宁初夏问文逸。

  “我倒是想。但是自从乔治的母亲去世之后,乔治就不过生了。”

  “是吗?”宁初夏对乔

文学

治,就是会有莫名的心疼。

  “而且每年乔治过生日这几天,都会离开南城。”文逸说。

  “去哪里?”宁初夏诧异。

  难不成。

  过生日这几天,乔治还要把自己藏起来?!

  “你可以问问四爷。”文逸明显是不敢说。

  “乔治过生日还有多久?”

  “就是这个周六。”文逸说,“还有三天。”

  “我们给乔治准备一个生日惊喜吧。”宁初夏当机立断。

  佩奇一听到说生日惊喜,整个人都兴奋了。

  她连忙附和道,“我要给哥哥准备生日礼物。”

  “我担心乔治会拒绝。”文逸有些为难,“去又想要,给他过一个生日,毕竟这次是满十岁。”

  “他拒绝,不代表我们会退缩啊!”宁初夏很坚决,“我一直被乔治拒绝,你看我放弃了吗?!”

  文逸都被宁初夏逗笑了。

  想出一个月。

  文逸和宁初夏明显熟了很多。

  而且文逸对宁初夏的好感,也在接触的时间越长越明显。

  刚开始他也抱着,宁初夏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讨得四爷欢心而已,接触久了就会知道,宁初夏真的是很用心的在对待这一家人,很用心的在对待乔治对待佩奇。

  他恍惚都有一种,有一种对宁初夏,莫大的熟悉感。

  “对乔治而言,燕衿,佩奇,以及你之外,还有什么重要的人吗?”宁初夏觉得,既然是过生日,肯定就要更热闹才行。

  文逸回神,连忙回答道,“和乔治的干妈池沐沐关系很好。”

  一听到池沐沐的名字。

  宁初夏明显脸色都会不由自主的笑笑。

  就是会觉得很温暖的存在。

  她当机立断,“那就叫上沐沐一起。”

  “也可以叫上秦少爷和江医生。”文逸提议,“乔治对他们都不排斥,而且也是四爷身边最好的朋友。”

  “好。”宁初夏一口答应,那一刻又想到什么,“燕家大院的其他人,和乔治关系都不太好吗?”

  “不怎么好。”文逸直言,“因为之前乔治的母亲和燕家大院的其他人……”

  文逸突然戛然而止。

  是因为说到了,乔治的母亲。

  宁初夏其实不太在乎这些,她主动提及,“乔治的母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文逸看着她。

  “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好对乔治投其所好。”宁初夏说,“对我而言,其实乔箐都是过去式了,毕竟逝者已逝,我就算再嫉妒,也还不至于嫉妒她。”

  文逸听宁初夏这么一说,才开口道,“是一个很强大的人。”

  “强大?”

  “嗯,强大。”文逸点头,“她和四爷就是旗鼓相当。两个人在一起,谁都不会掩盖了谁的光芒。”

  “燕衿很喜欢她吗?”宁初夏忍不住问道。

  就是从文逸简短的几句话,就可以听出,文逸对乔箐的极大认可。

  毕竟。

  能够和燕衿旗鼓相当人,都不会是,一般人。

  文逸犹豫着,还是点了点头,“是四爷的初恋。”

  “他们好像挺早就有了乔治。”宁初夏之前也了解过一些燕衿的情史。

  “乔小姐18岁那年,四爷22岁。当时我都还没到这里。”文逸说道。

  “那他们为什么会分开?”

  “好像存在很多误会。”文逸其实也不太清楚,“不过,25岁乔小姐回到南城,嫁给四爷之后,他们感情就很好了。”

  宁初夏点头。

  后来的事情,其实不用文逸说她基本上也清楚了。

  因为政治的原因。

  燕衿和乔箐不得不分开。

  而乔箐也死在了,那场政治纠纷之中。

  “仲诗情呢?”宁初夏问。

  问燕衿的第二个女人。

  也就是佩奇的亲生母亲。

  “她?”文逸怔了怔,直言道,“四爷不爱她。”

  “我知道。”宁初夏点头,“我只是有些好奇,燕衿和仲诗情怎么有……”

  宁初夏没有说出来,就是看了一眼怀里面一脸天真无邪的佩奇。

  她刚开始其实也不怀疑燕衿和仲诗情因为政治原因会真的让仲私情怀上他的孩子。

  但是接触久了,就会莫名觉得,燕衿不会是这样的人。

  不会真的为了政治原因就做着违背自己内心的事情。

  而且怎么看,都不觉得佩奇是政治的产物。

  要是政治的产物,燕衿不至于这么爱佩奇。

  “不是的。”文逸心领神会,知道宁初夏在说什么,连忙否认道,“不是仲小姐的。”

  宁初夏一怔。

  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文逸。

  不是?!

  那是……

  文逸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他说,“你不知道吗?”

  颤颤的问着宁初夏。

  他没有对宁初夏有所隐瞒甚至防备,是因为,文逸觉得宁初夏早就知道。

  毕竟四爷身边最亲的人都知道佩奇是乔箐的孩子。

  而四爷现在和夫人的感情这么好,他默认为,四爷给她说了。

  现在这一刻发现自己说漏了嘴,都想要一头撞死了。

  他是不是犯大错了。

  “是乔箐的?”宁初夏没有回答文逸,直接问出了自己的想法。

  文逸不敢说了。

  就是到这个地步,不敢说了。

  “乔箐不是在那场大火中死了吗?”宁初夏似乎也不需要得到文逸的回答,早就明确了自己心目中答案。

  这就是可以理解,为什么燕衿会这么爱佩奇了。

  佩奇是燕衿和乔箐真正在一起后,生下的孩子。

  怎么都会意义非凡。

  文逸打死不说了。

  “难道,乔箐没死?!”宁初夏很惊讶。

  其实就是在用言语刺激文逸,把事实真相说出来。

  文逸此刻听到宁初夏说的话,确实被惊吓到了,他连忙否认,“乔箐死了。难产……”

  文逸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说出来后就发现自己好像又被套路了。

  此刻看到宁初夏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真的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

  他现在甚至可以想象,要是让四爷知道他今天说漏了这么多,得不得打死他啊!

  宁初夏那一刻也有些沉默了。

  所以。

  乔箐的死,不是在那场大火里面,乔箐的死,死于难产。

  也就是生佩奇的时候。

  也就是说。

  仲诗情和燕衿之间应该什么都没有,就是为了做样子给外界看的。

  目的应该就是为了保护乔箐。

  毕竟那个时候,乔箐的身份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

  而且乔箐那个时候和燕衿,应该就是敌对的身份了。

  乔箐作为沈家人,燕衿作为帝家人。

  这样的身份让他们就算放下所有,也不可能真的能够毫无芥蒂的在一起。

  重要的是。

  帝家死忠,应该不会允许,乔箐的存在。

  所以燕衿只得把乔箐藏起来。

  她甚至在想。

  乔箐在怀佩奇那段时间,是不是连门都不能出。

  毕竟对外,乔箐已经“死”了。

  宁初夏心口突然一痛。

  就好像曾经经历过一般,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她捂着自己的胸口。

  说不出来的情绪。

  是因为嫉妒吗?!

  嫉妒,燕衿由始至终,原来真的就只爱了乔箐一个人。

  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仲私情。

  他的感情都付诸在乔箐身上。

  如果乔箐没有死……

  乔箐没死。

  她大概永辈子都不可能出现在燕衿身边。

  “夫人。”文逸看着宁初夏,很是为难的说道,“能不能不要告诉四爷,我对你说了这么多,我怕……”

  “好。”宁初夏一口答应。

  她当然不可能出卖了文逸。

  佩奇是乔箐女儿这件事情,燕衿不主动提及,她就当不知道。

  当然。

  她还是希望有一天,燕衿能够真的对她坦诚。

  “那乔治生日的事情?”文逸问。

  “我来安排就行,你配合。”

  “好。”文逸连忙点头。

  宁初夏也决定把注意力放在乔治的生日准备上。

  至于燕衿和乔箐的过往。

  就……只是一段回忆而已。

  吃过早饭之后。

  宁初夏依旧陪着佩奇玩了一会儿,待佩奇的老师来家里上课,宁初夏才主动给燕衿发了个信息,想要给他商量乔治的事情。

  但又怕打扰到他工作,所以会先发信息问问他忙不忙。

  刚问完。

  燕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想我了?”

  宁初夏脸红了。

  她捉摸,他身边不应该有很多人吗?!

  这种话说出来,让他身边的人怎么看他?!

  又怎么看她。

  她控制情绪,“我刚刚听文逸说,乔治这周六过生日。”

  那边似乎是顿了几秒。

  应该是忘记了。

  宁初夏那一刻都有些不满了。

  燕衿对乔治,分明就是太不上心了。

  “乔治不会在家里过生日。”燕衿直言。

  而刚刚的沉默,不是因为忘了,而是在看,去基地的时间。

  每年这个时候,乔治一定会一个人去那里。

  其实从他上任之后。

  对乔治的基地培训就没有那么强势了。

  对一个政治家而言,身体情况其实是次要,只要比一般好就行。最重要的还是,运筹帷幄的能力,所以更多的时间,是在培养他的大局观,培养他怎么管理好一个国家。

  “所以他不在家里过,你就放任他不在家里过吗?”宁初夏反问。

  燕衿抿唇。

  他只是尊重乔治的选择。

  “乔治才十岁而已,你真的把他当

乱小说录目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成什么了?”宁初夏有些生气。

  燕衿哑然。

  他觉得,尽可能的满足乔治的需求,就是对他最好的。

  尽管,乔治的需求,很少。

  “我和文逸商量过了,我们准备给乔治一个生日惊喜。所以你想办法,不要把乔治送走。”宁初夏不是在商量。

  口吻很笃定。

  燕衿好半响没有回答。

  “不行吗?”宁初夏有些忐忑。

  不管和燕衿这段时间感情多好。

  但是。

  伴君如伴虎,她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

  就在宁初夏有点要妥协了的那一刻。

  燕衿突然说道,“好。”

  宁初夏一怔。

  “是我对乔治关系不够,以后就都交给你了。”燕衿的口吻,分明还有些期待。

  她真的都看不懂燕衿了了。

  但现在燕衿答应了,多少还是让她有些兴奋,她说,“生日那天,我就邀请秦江,江见衾还有池沐沐一起来给乔治过生日可以吗?”

  “可以。”燕衿答应。

  “我们先都不要给乔治说,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好。”燕衿点头。

  “那就说定了,我去准备去了。”

  “辛苦了。”

  宁初夏已经愉快的把电话挂断了。

  挂断电话的同时,又给池沐沐拨打了电话过去。

  池沐沐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看着来电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

  她和宁初夏多长时间没联系了。

  现在突然又来找她?!

  她蹙眉,接通,“宁初夏?”

  “嗯,是我,沐沐。”那边明显比她亲昵多了。

  关键是。

  她一点都不反感。

  本来都想好,不要和这个女人接触的。

  这个女人身上带着魔力,让她都有点难以抗拒。

  “有事儿吗?”池沐沐表现冷漠。

  “乔治本周六生日。”宁初夏直言。

  就是和池沐沐之间,好像不用太客气的感觉。

  池沐沐此刻似乎才反应过来。

  她都差点忘了。

  主要是,乔治近两年,也没有过过生日。

  甚至每次生日的时候,还都不在南城。

  她想要帮他庆祝都不行。

  “周六的时候,有时间吗?”宁初夏问。

  “你要给乔治过生吗?”

  “是啊。”

  “乔治每年过生日都不在南城。”

  “我已经和燕衿说好了,这次会让乔治留下来。”

  “好。”池沐沐就一口答应了。

  乔治是她干儿子,她肯定要去。

  “我想给乔治一个惊喜。”宁初夏说,“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你突然问我,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让我想想吧。”

  “好。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一定要告诉我。”

  “嗯。”池沐沐点头,那一刻想到什么,说道,“乔治的性格有点,拧巴。”

  宁初夏一怔。

  “就是吧,这么多年乔治一直没有放下乔箐。他不过生日,大概也是因为不想想起乔箐,你突然瞒着他给他庆生,我担心会物极必反。”

  “但是乔治不能总这样。他总有一天要走出自己的阴影。”宁初夏不以为然。

  “我当然支持你的做法,就是让你做好心理准备。”

  池沐沐从来都不笨。

  宁初夏给乔治过生日,就是为了得到乔治的认可。

  她担心的就是,乔治不但不认可,反而会更加排斥。

  毕竟任何人都取缔不了,乔箐在乔治心目中的位置。

  “放心,我心智很强大。”宁初夏笑道,“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去网上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好的idea可以借鉴。”

  “嗯。”

  彼此挂断了电话。

  池沐沐也在想,怎么给乔治生日惊喜。

  也在想,给乔治准备什么生日礼物好。

  乔治好像什么都不缺。

  想得有些出神。

  房门再次被敲响。

  池沐沐应了一声,“进来。”

  “董事长,您的鲜花。”张魏抱着一束鲜花,走进来。

  就是,和江见衾彻底分手这一个月以来。

  池沐沐每天还是会收到鲜花。

  她每次说了拒收了。

  但每次。

  张魏还是抱了进来。

  她真的有些发毛了。

  她冲着张魏有些生气,“说了不收了,你怎么还拿进来。”

  “额……”张魏被骂,终究有些尴尬。

  “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池沐沐皱眉。

  那一刻也知道,张魏不可能把她的话一直当耳边风。

  “是江医生亲自送来的。”张魏说。

  池沐沐一怔。

  “我实在拒绝不了江医生,所以……”

  池沐沐倒是没有想到。

  是江见衾亲自送来的。

  他平时不是很忙吗?!

  现在拿来这么多时间,还亲自送花。

  关键是每天都送。

  现在上午10点。

  江见衾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医院,忙得不可开交吗?!

  她看着有些尴尬的张魏,忍了忍,“放下吧。”

  “是。”张魏松了一口大气,离开。

  池沐沐看了一眼面前的鲜花,拿起手机给江见衾发信息。

  打开他们的对话栏,才看到江见衾给她发了很多信息。

  这一个月,发了很多。

  估计把这辈子的话都说出来了。

  池沐沐基本没看。

  当然也没回。

  本来都想拉黑江见衾的,后来想想,江见衾毕竟是她爸的主治医生,万一有个什么,彼此都联系不上。

  不过因为池沐沐的冷漠。

  江见衾从最开始的长篇大论,到现在,每天就一两句话。

  今天更是简单。

  就只有早上7点半发来了一个“早安”。

  她捉摸着。

  江见衾的热情应该也要耗光了。

  她就对着对话框输入文字,“鲜花多少钱一束,我支付给你。”

  ------题外话------

  就是告诉大家,不要着急。

  乔箐的记忆,宅会安排。

  相貌,宅也会安排。

  各位看官,放心往下看就行。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玩各种高龄老妇小说,拔擦拔擦永久华人免费
  • 快穿之c死你h,玩弄同学麻麻
  • make love,皇上求您放过微臣
  • 灯塔里的男人,糙汉与娇娘
  • 神级龙卫刚刚更快最新,西班牙面积
  •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