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第二章

染白沉默看了一眼小兔子,然后将其一把捞起抱在了怀里。

林间阳光明媚又灿烂,细碎的光影投落下来,少女臂弯着窝着一只兔子,像是一幅梦中的画卷。

“挺可爱。”染白低笑:“不如仙君把兔子借我几天?”

兔子生了灵识,能简单分辨善恶,它心安理得的窝在少女怀里,眯着大眼睛享受的很。

郁尘看了一眼这幅画面。

断渊峰的万物灵识皆生于断渊,很少同人这般亲近。

他没有说话。

放在染白这里,就是同意的意思。

“不错。”少女纤纤手指没入兔子雪白皮毛上,陷在其中,语气半是调侃的:“拐不到仙君拐个兔子回家。”

她的语气挺随意,像是在开玩笑。

话音落下,染白一个意念,那缠绕在两人腕间的暗血绫瞬间消失。

仙君手腕如凝霜,白色衣袖垂落而下遮住那一截腕骨,他的身后是树干,他没有去靠,隔着一

文学

寸的距离站的笔挺,永远一尘不染的冷淡严正,郁尘一手负后,一手持剑,银白剑鞘衬着他指骨修长。

他站在树林中光与影的交接点,那双瞳孔深如寒夜,古井无波,静到可见天地之浩瀚,日月之轮回,而少女的影子站在他的眼睛中沉沉浮浮。

“你不适合玄清宗,尽早离开。”虽仅有两次见面,但郁尘对少女心性却有个大概的判断,此刻自然收回手后,冰凉指尖抵着同样毫无温度的剑鞘,连说出的话也是寒的。

风声掠过了林间,落叶发出簌簌的声响,仙君那身白衣被风吹得飘起来,像是九重天上的神明,一身寒冽,不近人情。

不得不说,

郁尘说的话再正确不过。

“真可惜,怕是不行。”只是染白眉梢挑起,那一双桃花眸生的好看,总是泛着几分凉薄情,潋滟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邪异盎然,隐隐似是沉淀着血色,能溢出诡谲黑雾来,“不如仙君同我打个赌如何?”

站在仙君冷然淡漠的眸光中,魔族少女仿佛碎成无数影子,她笑靥疏狂恣意,目空一切的倨傲,带着独有的少年感,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她的。

“三轮试炼,第一名归我。”染白说:“仙君收我为徒。”

“你因何执着于此。”他说,音色异常的冷,在风声中缥缈,始终在一个平度上。

她说:“这玄清宗天才如云,人才辈出。可无论他们如何,我想要的就仙君一个。”

年轻仙君白衣似雪,手持长剑,孤绝又禁欲,令人生出仰望之心,却又不可靠近,他听着染白的话,既没有表情又没有动作,像是雪中雕塑,只是垂眸凝视着她,那样一双俯视着天下的眼睛,深处见生灵万物,山高水远,纵然世间再如何掀起狂风巨浪,却依旧深邃又孤静,他的目光过于温凉幽沉,仿佛隐着太多旁人看不懂的东西。

“本君从不收徒。”

两日后,

新的一轮试炼。

所有通过第一轮试炼的弟子全部聚集在一起。

暮辞过来的时候,心情不错。

这可能是他带任务最积极的一次。

他不喜吵闹,惯例示意大家安静,气场挺强,不笑的时候压迫感冷。

“首先,恭喜在场的所有人通过第一轮试炼。”暮辞慢悠悠的说,语气懒散恣意:“作为师兄,祝福你们在接下来两轮试炼中顺利通过。”

旁边有弟子小声说话。

“你有没有感觉师兄好像对于这一次的试炼意外的热情?”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第三章

没错,太傅自那夜高调亮相之后,便一直闭帐不出,军营中所有事务本各司其职,倒也非样样都得仰仗着太傅这个新统帅主事,但为面子活路过得去,却也挑拣着些需过她过目了解的事去报,只是有事皆由太傅的亲随巫长庭与双子代为通报下达,倒是没见过她亲自露面讲话。

但也没有人怀疑过太傅并不在军营之中,一些浮在水面之下的暗潮涌动并不止息,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大帐内便会通传一则军令,让因她而兴起的燥乱得以平息安定,一切都在他们明视或暗视之下井井有条之中进行着。

但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们,原来他们以为坐镇军营拔除毒瘤暗疮的太傅,原来还溜了个号跑出去做了件神不知鬼不觉的大事?

是真的,还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哗啦——垂重的毡帘被人从内里掀开,一轻裳束发、雍雅明净的少女迈出,她神色从容、衣冠整洁,其左右后方是气度长相不凡的双子相拱,但有别于军中一群中彪壮军汉的窈窕纤细身形,她款步如行云流水从帐中走了出来。

“——太傅?!”

吃惊的自然不会是陈羹等人,而是一众被救出、拼死拼活逃回函谷关的斥候。

他们震惊不已,她怎么会在幕帐之中走出来?她明明与他们分别后便一直不见踪影,他们以为她会在他们之后回营,可现在她却安神在在地从帐中出来,所以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越进怔愣了一瞬,却很快反应了过来,他几步上前,一时竟忘了其它,他双臂微微发颤,抱拳一合,一条腿的膝盖“啪”地一下撞地,半跪之姿,仰头泪目道:“我等不负太傅之令,安然归营,吾等在此谢过太傅赴险相救之情,且开路助我等一路顺畅之恩。”

越进不傻,在看到太傅自帐中而出时,他便明白了些事情,也懂了她之前跟他讲的那些话。

其余的人动作稍慢了半拍,一开始都惊讶太傅会以这样的方式现身,但听到越进一番话心中这才恍悟过来,难怪这一路上既无追兵后截,也无哨站敌军监视拦阻,他们本就奇怪沿路返回着实太过轻松顺利,如今才明白是太傅在暗地里替他们扫清了障碍。

这一下他们皆数一脸真挚流露的感激,跪于越进之后齐声一片。

“谢过太傅!”

其实若是太傅带着大军压境而来,救人于水火之中或许这份感激之情还得打些水份,但太傅独自带着十数亲随从天而至,并且成功又平安地将他们带回了军营,这件事一下便升华到了她个人的能力与英勇仁义之上了。

“救你们乃统帅之责,又何需言谢,都快起吧。”陈白起面含自谦的微笑,虚抬着手扶起越进等人。

她虽说面容在一众人面前显得稚幼了些,但这人有时候也得

文学

看气质,一个人修成的通身气质有时候甚至能够蒙蔽人的眼睛。

比如你瞧着一个人五官不太好,这是直观性的看,但如果她的气质上佳,那你的印象便会欺瞒住你的眼睛,会令你觉得她其实长得并不差。

同理,陈白起虽长得嫩,但因她的气质加成,但不会让人觉得她的成熟言语、举动与眼神怪异,而是觉得她就该是这样的一个人。

陈白起扫过越进一眼,眸盈颀慰春风之意,倒是个可塑之才,既能懂起她的用意,还帮她立威示众。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 活好的女人有什么技术,攻把听诊器放进小受
  •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扣着她的腰凶猛的占有
  • 溪水长流水蜜桃|少女怀老鼠
  •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
  •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