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男朋友叫了两个朋友上我:女生越说痛男生越要塞

木小瑾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明明他也没有发脾气的迹象,可就是让她觉得有些害怕,.

她的身体微微向后,脚下不小心踩到了台阶上,整个人一滑,身体快速向后倾斜,陆庭深一把抓住木小瑾的手腕,把人稳稳地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木小瑾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屁股上已经被猝不及防的打了一下。

“喂!你打我做什么?”木小瑾赶紧收手挡住了自己的屁股,抬起头惊慌的看着陆庭深,看见陆庭深面容平静的样子,立刻就怂了。

她抿唇低头,一脸无措。

“白天的事情,我还没跟你说清楚。”陆庭深看着木小瑾有些慌张的样子,抱着木小瑾娇小的身体,带着快步走进了卧室。

这个卧室,木小瑾还是第一次进来。

她定定的看着站在她面前,高大且看起来平静的男人。

“才刚刚结婚,就给我惹麻烦,你真利害。”陆庭深穿着白色的衬衫,衬衫最上边的两颗纽扣没有扣上,隐约露出脖颈上冷硬的线条。

木小瑾看着陆庭深脖颈的线条,下意识向后退去,许久才说了起来,“我……我不是故意的。”

“这么爱惹麻烦。”陆庭深完全没有听到木小瑾的申诉,向前一步,和木小瑾靠的更近,“我要怎么惩罚你?”

 

“惩罚?”

木小瑾舔了舔唇,下意识向后退去,她的整个身体直接跌坐在了床上,陆庭深看着木小瑾躲到了床上,“这么

小说文学

快就爬上我的床?”

他说这话的时候,终于没了刚刚的平静。

木小瑾抬起眼的时候,就看见陆庭深眼中的阴鸷,他忽然之间,好像就不太高兴了。

可是明明自己也没做什么啊!不过就是一直在躲着他而已啊!

木小瑾也不知道自己那里做错了,但是看起来陆庭深是真的生气了。

她犹豫了一下,才轻轻开口,“我……我接到刘芬的电话,跟我求救,我想我们总归是一家人,然后我就去了……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会那样,确实是我给你添了麻烦。”

木小瑾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想到之前发生的事,也知道是自己的不对。

陆庭深听到木小瑾说起了这件事,原本阴鸷的眸子多了一层冰凉,他微微靠近木小瑾,只是直直盯着她的眼睛,许久都没有移开视线。

木小瑾被陆庭深看着发毛,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看着陆庭深的目光不太正常,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了自己。“你那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这样给我添麻烦,是不是得付出点代价?”

“我这不是道歉了吗?”木小瑾抬起头,迎上陆庭深的眸子,看见陆庭深眸子闪过了一丝她看不太懂的光芒,忽然想到了第一次见到陆庭深的时候,看见陆庭深眼里的光芒。

那眼神好像和那天的,别无二致……

木小瑾看着那眼神,有点害怕的拉紧了自己的衣服,轻声说了起来,“你……你想干什么?”

“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陆庭深看着木小瑾有些惊慌的小脸,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木小瑾的面前……

“不!”

木小瑾直截了当的拒绝,用小小的双手把自己团成了一个小肉球,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占据在大床的一个角落。

陆庭深较有兴致的看着缩在角落里的小肉球,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玩味。

却又很快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床都上了,还怕什么。”

“陆先生,我跟你不熟。”

“哪里不熟?”陆庭深凑到木小瑾的身边,从上到下的看了看木小瑾,又思忖片刻,抬起头,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似的缓缓开口,“好像你和我之间没

什么不熟的地方了。”

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不熟悉的地方了,好像从上到下……都是熟悉的!

木小瑾想到这里,强烈的屈辱感渐渐的钻了上来,抬起头看着陆庭深,脸颊已经是绯红一片。

陆庭深看着木小瑾绯红的脸颊,感觉有什么东西忽然撞在了他的心上。

他低头看着木小瑾略显窘迫的眼,向前一步,整个人直接压在了木小瑾的较小的身上。

木小瑾看着陆庭深凑了过来,赶紧开口道:“陆先生,你别这样,别再靠近了。”

她感觉他在靠近的话,他就要直接贴在她的身上了。

陆庭深根本没听木小瑾的话,干脆贴在了木小瑾的身上,他听到了木小瑾狂跳的心脏,莫名其妙的,就连自己的心跳都跟着狂跳起来。

不太均匀的呼吸声夹杂在了一起,

陆庭深看着他倾身压下的女人,竟然有些许的紧张。

“陆先生,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木小瑾感觉到的强大的压迫感,连看都不敢看陆庭深,“你起来咱们好好说。”

“说不明白,还是做的比较明白。”陆庭深目光定在她的侧脸上,看着她本来白皙,却有些发红的侧脸,心动的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陆庭深,咱们之间能说的明白不用这样,我现在就跟你说。”木小瑾感觉自己已经很危险了,可是偏偏敌不过陆庭深的靠近。

她侧目看过去的时候,就连床都跟着陷下去了一半,

木小瑾腹诽,这家伙力气怎么这么大,可是偏偏却不敢说出来,她双手依旧抱着自己。

原本的小肉团已经被挤压成了一片,这会儿木小瑾看起来,就像是被擀面棍擀平整的饺子皮儿一样。

“我一向赏罚分明,今天你给我惹了麻烦,我要惩罚你。”

“陆先生,你要我面壁思过关小黑屋或者做家务什么的都行。”木小瑾急切开口,“洗衣做饭都没问题。”

“不需要。”陆庭深看着木小瑾,“我家佣人多的是。”

“那你要怎么惩罚我?”木小瑾听着陆庭深的话,越发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可怕,她现在真心希望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个gay。

“我要……体罚你。”

“啊啊啊啊!”木小瑾听到陆庭深的话连声尖叫,只是声音刚刚发出了一半,就被陆庭深的唇覆盖,原本惊慌的声音变成了“唔唔”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荡起来。

紧接着,看起来明明很结实的大床,也开始不安分的摇晃起来。

木小瑾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在了她的屁股上。

一束阳光照射下来,正好落在了她的眼睛上,她感觉到了刺眼的阳光,赶紧用手挡了一下,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木小瑾微微翻了个身,脸色立刻有些发沉。

身体怎么好像是被碾压了一遍一样,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脸色更沉。

身上的睡衣忽然不见了,整个人白花花的躺在床上,就连应该该在她身上的被子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哗啦哗啦”的水流声从浴室响起来,木小瑾才回过神儿,她抬起头看了看浴室,脑子里很快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想到她被陆庭深那个力大无穷的家伙折磨了无数遍,捡起了地上的被子遮挡住自己发红的脸颊,她从小长到这么大,都没有觉得这么羞愧……

他还逼着她叫“老公”!

这是可以逼的吗?

木小瑾憋着嘴,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脸,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不敢动弹。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下来,木小瑾整个人还沉浸在昨天晚上的纵情中无法自拔。

陆庭深从浴室里披着深蓝色的浴袍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木小瑾定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脸,身上依旧白花花的样子。

他从她的腰窝往下,将她剩下的部分看了一个遍,有些心动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一双手轻轻地按住了她的腰窝。

“看来昨天的体罚还没够。”陆庭深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来,在整个房间里响起来,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味混合着沐浴液的味道在房间里氤氲一片。

几乎要将房间里暧昧的味道给压下去一样,木小瑾感觉到自己腰间多了一双手,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但是她很快意识到了怎么回事,快速把挡着脸的被子拉在了身上,被子下来的那一刻,她清晰的看见陆庭深深邃的眼眸里,全都是她的身影。

而她微微一动,眼睛被陆庭深锁定,他的打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原本紧闭的衣襟在他的动作下微微打开,他浴袍里面,也和她一样,光花花的一片……

木小瑾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兔子一样,忙着从床上爬到了床下,躲在了柜子后面,阻绝了自己的视线。

陆庭深看见木小瑾躲着自己的样子,眉心微微皱起来,快步走到了柜子后面,把人直接拉了起来,打横抱在了怀里,刚要继续体罚木小瑾,却发现木小瑾的眼眶红了起来。

她看着红了眼眶的木小瑾,眉心微微皱起来,再次低头的时候,看见她的眼泪忽然流了出来。

陆庭深看见木小瑾的眼泪,一张脸立刻黑了下来,平静开口道:“别哭了。”

木小瑾听到陆庭深的话,看了一眼陆庭深,眼泪掉的更凶。

陆庭深看着木小瑾哭的更凶的模样,下意识把人抱的更紧了一些,木小瑾感觉到了暖暖的怀抱,像是得到了安慰的兔子一样,钻进他的怀里,然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抹在了陆庭深的身上。

陆庭深看着自己身上脏兮兮的浴袍,脸色彻底黑了下来,想要责骂木小瑾的时候,看见她哭红的眼睛,却还是没有忍下心去骂她一句。

只是暗暗的在心里腹诽,这女人,大概是有毒。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男朋友叫了两个朋友上我:女生越说痛男生越要塞
  • 公主把奶尖放进侍卫嘴边:我征服了同学的教师麻麻
  • 受被双龙齐入菊:手指进入后按压
  • 把她给老子扒了:男朋友叫了两个朋友上我
  •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段子:顺着岳大腿内侧上
  •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